您好,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(www.gycmonline.com)欢迎您!

【道 | 术】李可诊治晚期宫颈癌经验

作者: 单位: 来源:
2020-3-27 阅读


宫癌肝郁湿热型,芪苡逍遥桂苓丸


芪苡逍遥桂苓丸


【组成】生黄芪45克,生薏苡仁30~45克,当归、白芍、白术、茯苓各30克,桂枝、赤芍、牡丹皮、桃仁各15克,木鳖子、白花蛇舌草、墓回头各30克,“全蝎12只、蜈蚣4条”(研粉吞服),甘草10克


【主治】宫颈癌肝郁湿热型,症见出血不止,少腹痛,尿急,便急如痢,带下赤白秽臭,苔黄腻,脉弦滑。


【方解】逍遥散去薄荷、煨姜,最善疏肝解郁、健脾利湿,湿热化毒重者,以土茯苓代茯苓;桂枝茯苓丸,化瘀消癥;二者药性平和,可以常服无弊,符合晚期恶性肿瘤以“养正消积”为目的的总原则。生黄芪重用,除补气升阳举陷、补气摄血止崩漏,又能扶正托毒生肌,温运阳气,利水消肿;薏苡仁是一味药性驯良的抗癌药,功能健脾养胃,渗湿排脓;木鳖子为消积块、化肿毒要药,兼能止癌肿晚期之疼痛;全蝎、蜈蚣有解毒散结、消瘤止痉定痛之效;白花蛇舌草清热解毒利湿,可治癌症导致之全身中毒症状,甚则加蚤休、大黄;墓回头为止崩漏、带下要药,出血甚则加贯众炭、儿茶。


【用法】二煎混匀,取汁600ml,日分3次服。


肝郁热化宫颈癌


曹某,43岁,汾局张矿工人王某之妻。
1976年9月7日,经晋中市第二人民医院病理检查,确诊为宫颈鳞癌晚期,膀胱直肠浸润转移,已错过手术、放疗机会,回家乡后邀余诊治。见患者面色黧黑,肌肤甲错,颧赤升火,光亮异常,如涂油彩。自汗,气怯似喘,腰困如折,时欲躺卧。自觉五心烦热,却又明显怯寒。出血淋漓不断,色黑,夹有块屑腐肉状物。黄赤带秽臭,量多。尿急尿频,大便里急后重如痢。食入则呕,夜难入寐。患病5个月,体重下降12kg。血红蛋白8克,脉弦硬搏指,毫无冲和之象,舌淡苔薄。从脉证推断,凡久病、重病而见真脏色外露者,预后堪虑。且喘汗寒热,多为肝肾元气虚极欲脱之兆,急急固护元气为要。


山茱萸60克,生黄芪45克,当归、白芍、生龙牡、海螵蛸、夜交藤、贯众炭各30克,红参(另炖)、五灵脂、麦冬、炙甘草各15克,姜炭、三仙炭(神曲、焦山楂、麦芽)、五味子各10克,茜草炭12克。


煎取浓汁600ml,日分3次服。


二诊:上方连进6剂,喘、汗、呕、悸告愈,夜可睡5小时许,知饥思食,出血减少,脉少敛,已无暴脱之虞。其面黧黑而肌肤甲错,符合《金匮要略》血痹虚劳论述,尿急,便急如痢,带下赤白秽臭,皆湿热化毒的据。但正气初复,不可急于攻毒,拟七补三攻法。


生黄芪45克,当归、醋鳖甲各30克,红参(另炖)、五灵脂、炙甘草各15克,桑寄生、薏苡仁、贯众炭、白头翁、车前子各30克,姜炭、三仙炭(神曲、焦山楂、麦芽)、焦酒大黄、土鳖虫各10克,白花蛇舌草120克,煎汤代水煮药,“三七6克,止痉散12只~4条”(冲)。10剂。


三诊:上方服后,便急如痢、尿急迫消失。出血大为减少,食纳好,精神转佳,体质改善,可到街头走动。少腹痛减,黄赤秽臭带减少,脉象较前又趋缓和,病情已见转机。正气来复,相机攻毒。
白花蛇舌草120克,狼毒3克,莪术、木鳖子、生薏苡仁、墓头回、桑寄生、贯众炭各30克,醋鳖甲45克,党参、生黄芪各45克,当归30克,漏芦12克,柴胡、甘草各15克,酒大黄、土鳖虫、儿茶、桃仁各10克,“三七9克,止痉散12只~4条”(冲),生姜10片,大枣10枚。
二煎混匀,取浓汁600ml,日分3次服。
上药,先服3剂,可以耐受。续服3剂,食纳大增,精神好转。再服4剂,秽臭黄带亦大减,面色渐转红润,血红蛋白回升至12克。少腹板硬渐变柔软,除面颊部仍稍有淡黑斑外,其肌肤燥裂、甲错皱状,亦大为柔软,体重回升。原方加全河车粉6克,又服10剂。计前后四诊,历时50天,服药36剂,全身落屑蜕皮,肌肤甲错全消,体重恢复,血止,少有黄臭带。
患者大喜过望,偕夫来门诊道谢。言欲回矿筹办长子婚事。嘱其禁绝房事,不可过劳。喜事过后继续治疗,以拔除病根。不料事隔月余,街头遇其侄,方知患者已于某晚夜半暴崩,黎明病逝,余不胜慨叹!中年妇女患此,由于阴虚火旺,欲念极强,虽一再告诫,仍不免蹈此覆辙。故余经治16例宫颈癌,唯两老妇得享天年,其余皆功败垂成,或愈后复发而死。


【李按】仅从个人有限实践的角度,对晚期宫颈癌的治法,提出几点粗浅看法。
晚期病人,由于迁延失治,或久病攻多,或放疗、化疗摧残,气血耗伤过甚,邪盛正虚格局已成。此时,宜着眼整体,抱定“扶正邪自退,养正积自消”的宗旨,急急用补。


1.凡见面黄肌瘦,气怯神疲,纳呆食少,便稀,肢凉,出血淋漓不断,尿多,带多如注,舌淡无苔,脉细如丝,上不满寸、下不及尺者,此为脾胃大伤,中气下陷,脾不统血,气不摄血重症。切忌见病治病,妄用攻癌之剂。当下病治上,从重建脾胃元气入手,以补中益气、四君子合方化裁,加姜炭、三仙炭(神曲、焦山楂、麦芽)温脾统血。棉子炭辛热暖胃,壮腰围肾,补火生土止崩漏。炒二芽醒脾,红参、五灵脂等量同用,相畏相激,益气醒脾化瘀。柴胡升清举陷,重用生黄芪45克,益气升阳举陷,内托化腐生肌,兼理八脉损伤。仅以生薏苡仁、猪苓性驯良之品抗癌而化湿浊。如此守方常服,即可收到胃气来复,食纳大增,体重回升,血红蛋白、白细胞上升,崩漏、带下大减之效。从而促进虚实转化,使邪盛正虚局面逆转,进入邪正相持阶段,为下段持久攻坚奠定坚实基础。脾胃一败,生机顿灭!保得一分胃气,便有一线生机。治晚期癌症,以保护脾胃为第一要义。此种治法,看似平淡无奇,实则深含奥理。“不治之治,方臻化境”,是最上乘治法。与西方医学比较,这正是中医学的最大特色与优势。


2.凡兼见各脏腑气血虚衰见证,用本药进治不效,而见腰困如折,转侧不利,不能久立、久坐;或虽无显著病象,而时欲呻吟以为快者,此“肾主呻”也。由久病损伤肾气,生命根基动摇,较脾胃之伤又深一层。见机增入肾四味,万病不治,求之于肾,便会立见转机,取得突破,进人人体正气对癌毒取得压倒优势阶段。


3.调补脾肾1~3个月,人体正气得固,外观已无病象,癌毒由嚣张转向伏匿,此时即可相机攻癌。或以攻为主,或攻补兼施,或补七攻三,立方守服,密切观察,随时调整攻补比例。一见伤正苗头,如气怯食少,嗳腐嘈杂,或喘或汗,腰困膝软……速速转手进补。待元气一复,则敌退我打,攻之,荡之,削之,磨之,除恶务尽。直到临床妇检,癌瘤萎缩脱落,转移灶消失,仍需丸方久服,养正消积。勿使灰中之火,再成燎原。凡临床治愈1年以上死亡病例,皆属此类。


4.凡化疗、放疗损伤气阴,而见潮热、烦渴、舌红无苔等症,慎勿轻投滋阴降火、清热解毒苦寒之品,重伤胃阳,病必不除。补中益气汤加山茱萸、乌梅、知母、天花粉、生龙牡,甘温除大热,酸甘化阴生津,敛得正气,即退得邪热,取效甚速。且“舌红非常并非火”(曹炳章《辨舌指南》),寒证亦有见黄苔时,当全面辨析,方不致误。


5.凡化疗、放疗后,或久病耗伤肾阴,浮阳上奔,而见头面升火,胸中轰轰发热,面红目赤,口舌生疮,多属火不归原。大剂引火汤两服必退(见恶性淋巴瘤项下)。双膝冷甚者,加油桂1.5克米丸先吞,取效更速。脾寒便溏者,加砂仁、姜炭,慎勿误作实火论治。


宫癌脾虚寒化型,芪苡补君醒脾汤


芪苡补君醒脾汤


【组成】生黄芪45克,红参(另炖)、五灵脂各15克,焦白术、茯苓各30克,柴胡10~15克,炒麦芽60克,炒谷芽30克,姜炭、三仙炭各10克,棉子炭15克,生薏苡仁30~50克,猪苓30克,“三七6—9克,全蝎12只,蜈蚣4条”(研粉冲服),炙甘草10~15克,生姜10片,大枣10枚。


【主治】宫颈癌脾虚寒化型,症见面黄肌瘦,气怯神疲,纳呆食少,便稀,肢凉,出血淋漓不断,尿多,带多如注,舌淡无苔,脉细如丝,上不满寸,下不及尺。


【方解】补中益气(去陈皮)、四君子合方化裁,重建脾胃元气,下病治上,柴胡升清举陷,重用生黄芪45克,益气升阳举陷,内托化腐生肌,兼理八脉损伤;姜炭、三仙炭温脾统血,棉子炭补火生土止崩漏;炒二芽醒脾,参灵益气醒脾化瘀;薏苡仁、猪苓为药性驯良之抗癌药,功能健脾化湿浊;三七止血化瘀而不留瘀,全蝎、蜈蚣消瘤定痛止痉。


【用法】二煎混匀,取汁600ml,日分3次服。


脾虚寒化宫颈癌


郭某,50岁,汾局水峪矿职工。
1980年11月13日,由灵石医药公司宋经理陪同来诊。患者病程1年7个月,曾在省肿瘤医院住院8个月,放疗配服中药,渐延全身浮肿,腹水(++)而出院。体重下降20kg,现体重37.5kg,骨瘦如柴,一身大肉尽脱。纳呆,日进食不足4两。出血淋漓不断,少腹胀痛如锥刺;黄赤相杂之秽臭带特多,日用卫生纸一包。询知患者个性内向,舌淡而干,舌中裂纹,中心有5分硬币大之无苔区。余久思难决,觉此症有两点难于措手处:其一,七情内伤,肝气久郁,化火化毒,结于胞宫,犹如强敌破境,势不能不顾;其二,久病攻多,放疗损伤,胃气已近败亡。其舌中之无苔区,即脾胃虚极,不能蒸化敷布之明证。上大虚,下大实,是最难用药格局。一着不慎,生死立判,当以抑木扶土、醒脾救胃为先。


生黄芪45克,当归、红参(另炖)、五灵脂、柴胡、棉子炭、白芍各15克,炒麦芽60克,炒谷芽30克,曲楂炭、姜炭各10克,焦白术、茯苓、生薏苡仁、猪苓各30克,泽泻18克,油桂5克,炙甘草10克,生姜10片,大枣10枚。


立方之意,重在重建中气,益气养血,温脾醒脾。生黄芪用至45克,则兼有以气行水之妙,复加油桂之蒸动气化,其效更著,是已故温碧泉老师毕生经效之法。三仙炭、姜炭治脾不统血之出血;棉子炭辛热温中,壮腰固肾,补火生土,止崩漏下血;复以薏苡仁、猪苓药性驯良之品抗癌化湿利水。


二诊:12月30日。夫妻2人住于灵石旅店,服上方10剂,不仅食纳大增,日可进食斤许,且舌上裂缝弥合,舌中已生薄白苔,是胃气已复之征。浮肿、腹水基本消退,唯面容更见消瘦。出血大减,带下亦减,已不用卫生纸。精神状态极好,半月之间,前后判若两人。当时患者有一医师陪同,见吾此方,讥为推诿之作。及至症情大好,又觉惊奇。危重病人,有胃气则生,无胃气则死;保得一分胃气,便有一线生机,何奇之有?临行,又疏一方如下。


醋柴胡15克,当归、白芍、赤芍、云茯苓各25克,白术、薏苡仁、鸡冠花、白蔹、车前子、墓头回、贯众炭各30克,棉子炭15克,姜炭、三仙炭(神曲、焦山楂、麦芽)各10克,牡丹皮、炙甘草各15克,“红参、五灵脂各15克,三七9克,止痉散(冲)12只~4条”。


嘱患者上两方轮服1个月,待症情有较大变化时,再来面诊。


三诊:1981年1月23日。上方轮服各11剂,浮肿全消,腹痛已止,已半月未出血。带转白,量微。体重回升至40kg。面色红润,精神健旺,舌见黄苔。此时,已由邪盛正虚,转化为邪正相持、正胜邪退阶段。舌苔从淡白到黄燥的演变,预示着人体己由弱到强,堪与癌毒一战,故应侧重攻癌。


二方去白蔹,加白花蛇舌草120克,木鳖子、莪术各30克,生黄芪45克,肾四味各60克,余药不变。如有欲念萌生,速服知柏(各60克)地黄汤3剂,千万禁绝房事,清心寡欲,愉悦情怀,善自调摄。此后,即失去联系。


【李按】1983年遇宋经理,得知患者服上方70剂后,已无病象。体重回升至50kg以上,康复2年4个月。今春其夫暴病身亡,悲伤过度,2个月后病逝。本例病人,仅服药百剂,未遵嘱服固本丸方,体质的增强,临床症状的消失,并不是癌毒的最后消灭。即使临床妇检,证实瘤体脱落,转移灶消失,仍须丸方治本,拔除病根。“炉烟虽熄,灰中有火”,一旦遭受重大变故,正气内溃,癌毒又成燎原矣。慎之,慎之!


来源:全国中医妇科流派联盟网

分享:
免责声明: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,如非特别注明,均来源于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、促进学术交流、学习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,本网不负任何责任。
推荐专题
更多 >>

  • 上海妇科盆底沙龙

  • 《中华妇产科杂志》创刊60周年庆典

  • 2013全国生殖医学临床实践和研究论坛

  • 2013年巴德盆底疾病研讨会

Copyright  2020www.gycmonline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医药学会妇科分会 版权所有 京ICP备15060573号-22

技术支持:北京智上医通